国家作物种质资源库为农业生产保留“火种”

国家作物种质资源库:为农业生产保留“火种”

用好科技资源 支撑创新发展

电影《流浪地球》里有一个细节,为了人类文明的延续,“火种计划”即将启动,领航员空间站里,一亿颗基础农作物的种子被冷藏起来,种子就是“火种”,人类可以在新的星球种出自己的粮食。虽是科幻电影,“末日种子库”的设定却并非虚构。“在我们国家作物种质资源库长期库里就保存着数十亿颗珍贵的作物种子,总共有43.5万份不同的品种,这些种子一般可以在零下18摄氏度的种质库里最少保存50年以上,这就是我们的‘火种计划’。”国家作物种质资源库副主任方沩说。

我国新型政党制度的巨大优势

增强履职能力。民主党派的自身建设是发挥新型政党制度优势的基础性工作。《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建设的意见》等明确了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参政党、怎样建设参政党这一根本问题,是多党合作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建设的行动指南。各民主党派应加强自身建设,着力提高政治把握能力、参政议政能力、组织领导能力、合作共事能力、解决自身问题的能力,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亲历者、实践者和服务大局的维护者、捍卫者。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从中国土壤中生长出来的新型政党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世界政党制度建设的中国方案,是人类政治文明的中国智慧。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加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党制度建设”,“展现我国新型政党制度优势”。这对于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具有重大意义。

新型政党制度是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共同的伟大政治创造。新中国成立前夕,中共中央发布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发出了召开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号召。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热烈响应,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五一口号”凝聚了各界的政治共识,表现了中国共产党对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诚意和决心,预示着新型政党制度的诞生。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召开,标志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确立。会议选举了相当数量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加入中央人民政府,为其参加国家政权、有效参政议政提供了基本保障。

我国新型政党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实践的伟大成果。随着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实践的推进,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的团结合作更加密切。党的八大正式提出“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方针,确立了多党合作的基本格局。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新型政党制度进一步发展完善。1989年颁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指出,“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是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合作的基本方针,明确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我国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推动多党合作走上制度化轨道。八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载入宪法。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首次提出各民主党派是同中国共产党通力合作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进一步创新发展了新型政党制度的内涵。

据方沩介绍,我国分别于1956—1957年、1979—1983年对作物种质资源进行了两次普查,收集资源30多万份。近年来,随着气候、自然环境、种植业结构和土地经营方式等的变化,导致大量地方品种迅速消失,作物野生近缘植物资源也因其赖以生存繁衍的栖息地遭受破坏而急剧减少。2015年,我国启动了第三次全国农作物种质资源普查与收集行动,在刘旭院士的带领下,全力摸清我国作物种质资源家底,对古老地方品种及野生资源开展抢救性收集,计划收集各类种质资源10万份。

新型政党制度“新就新在它通过制度化、程序化、规范化的安排集中各种意见和建议、推动决策科学化民主化,有效避免了旧式政党制度囿于党派利益、阶级利益、区域和集团利益决策施政导致社会撕裂的弊端”。旧式政党制度囿于党派利益,在公共政策的制定与实施过程中,往往表现出狭隘性。竞选获胜的党在短暂的执政期限内,需要尽快获得被选民认可的成绩,为下一个任期争取选票,公共政策目标经常是短期的,难以将精力集中在国计民生上。一项真正有利于多数人的政策,可能因为周期太长、见效太慢或者涉及社会底层,不容易引起关注而不能通过、不能顺利执行,甚至出现政策烂尾,更遑论面向更久远未来的发展规划。在公共政策实施过程中,各种阶级利益、集团利益之间往往容易产生破坏社会共识的冲突,导致深度的社会撕裂。我国新型政党制度中,多党合作、民主协商贯穿于公共政策全过程,从方案制定到方案选择再到方案执行,都能够充分发扬民主。“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各党派间形成了团结合作的党际关系,为了国家民族的长远发展,可以“功成不必在我”,使得为人民谋利益的经济社会发展蓝图可以一绘到底。

这些种子有个科学的名字,叫作物种质资源,它们是携带作物遗传信息的载体,具有实际或潜在的利用价值。作物种质资源是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生物产业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的关键性战略资源。人类未来面临的食物、能源和环境危机的解决都有赖于作物种质资源,作物种质资源越丰富,基因开发潜力越大,生物产业的竞争力就越强。

新型政党制度具有协商民主、利益整合、党派监督、维护稳定的治理功能,实现了集中领导和广泛参与的统一、社会稳定与快速发展的统一、充满活力与富有效率的统一、科学决策和执行有力的统一,生动彰显了社会主义民主的广泛性和真实性。

推动我国新型政党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发展处于新的历史方位,国家治理也面临着更多新任务新要求。推动我国新型政党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要站在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新征程的历史起点上,站在党和国家事业的战略高度,科学谋划、整体推进。

巩固思想基础。参政党思想建设是发挥我国新型政党制度优势的精神基础。各参政党应努力建设学习型党派,注重新一代民主党派成员思想基础工作,积极做好政治引导,在重大问题上做到明辨是非、头脑清醒、立场坚定。建立科学有效的理论学习机制,既搞好日常学习,又做好对重大事件、突发事件的思想引导,确保将党派成员的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大局上来。

新型政党制度“新就新在它把各个政党和无党派人士紧密团结起来、为着共同目标而奋斗,有效避免了一党缺乏监督或者多党轮流坐庄、恶性竞争的弊端”。政党竞争是西方政党关系的本质,也是资产阶级民主的主要表现形式,其初衷是为了制约容易失控的公共权力。但各党派在政治实践中为了各自利益,热衷于彼此牵制、恶意攻讦,以贬损对手的方式博得选民好感,上演了一出出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政治闹剧。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民主不是装饰品,不是用来做摆设的,而是要用来解决人民要解决的问题的。”与西方政党坐跷跷板不同,在我国新型政党制度中,中国共产党是领导核心,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都以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为共同使命,参政议政、合作共事,是共产党的诤友、益友,在中国共产党的指挥下唱大合唱。其突出特点是中国共产党发挥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各民主党派为推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顺利开展积极进行政治协商、民主监督,为更广泛地汇聚起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磅礴合力贡献力量。

为了更好地保护和利用作物种质资源,在科技部、财政部的支持下,在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中心指导下,依托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科学研究所,全国40多家优势单位,联合建立了国家作物种质资源库,专门从事作物种质资源收集、整合、保存与共享服务。该资源库面向全国科研院所、大专院校、企业、政府部门、生产单位和社会公众开展共享服务,为科技创新、作物育种和农业生产提供作物种质资源实物及信息。据统计,“十三五”以来该资源库开展实物共享24.6万份次、信息共享128.9万人次,同时开展了一系列的专题服务,为保障我国粮食安全、现代种业发展、科技原始创新,助力精准脱贫和乡村振兴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种质资源是育种的基础材料。没有种质资源,育种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利用作物野生近缘植物与栽培品种开展远缘杂交,创制出新的种质资源,就是为育种提供突破性材料的重要途径。比如2018年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的“小麦与冰草属间远缘杂交技术及新种质创制”,就是利用小麦和冰草杂交,创制出小麦育种紧缺的高穗粒数、广谱抗病新种质,其利用已初显成效。

我国新型政党制度是植根中国土壤、符合中国国情的现代政党制度,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从中国土壤中生长出来的新型政党制度无疑是“伟大政治创造”,它不仅符合当代中国实际,而且符合中华民族一贯倡导的天下为公、兼容并蓄、求同存异等优秀传统文化,体现出浓郁的中国特色,是对人类政治文明的重大贡献。无论是中国共产党还是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都是滋养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先进分子,“天下为公”是各党派政治主张的最大公约数;“兼容并蓄”“求同存异”是秉持优秀传统文化基因的中国政治哲学;“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承认和尊重差异才是汇聚建设力量的有效途径。我国新型政党制度扎根民族文化土壤、汲取充沛养分,是这一制度行得通、充满生命力的奥秘所在。

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共产党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为人类谋和平与发展。”我国新型政治制度的发展历程充分表明,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和各界代表人士在历经曲折、反复比较之后的政治自觉和制度自觉。中国共产党的初心与使命体现了各民主党派的宗旨和追求;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见证参与了当代中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社会长期稳定的奇迹;中国共产党擘画的中华民族复兴伟业昭示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是符合中国国情的人间正道。做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与中国共产党通力合作、携手前行,是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实现政治抱负、永葆发展活力的根本遵循。

对种质资源的深入研究支撑了一批重大成果的产生。自2003年以来,国家作物种质资源库团队取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创新团队奖1项、二等奖4项、技术发明二等奖1项,有力地推动了农业科技原始创新。

一个国家的政党制度取决于其基本国情,民族生存发展、经济社会变迁、历史文化传承等多重因素共同构成一国政党制度的生长土壤。我国新型政党制度形成于近代政治道路的实践探索,植根于当代中国的政治现实,是具有鲜明中华民族文化特色的制度成果和我国民主政治发展内在演进的必然选择。

新型政党制度“新就新在它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产物,能够真实、广泛、持久代表和实现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全国各族各界根本利益,有效避免了旧式政党制度代表少数人、少数利益集团的弊端”。旧式政党制度不外是两党制或多党制,各党通过竞选轮流执政,竞选胜出的党掌握国家权力,其他党派就成为在野党、反对党。各党派为了赢得选票,往往彼此倾轧、相互拆台,作出各种口惠而实难至的许诺,造成“选举时漫天许诺、选举后无人过问”的制度病,人民难以从中真正获利。我国新型政党制度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理论与近代以来我国民主政治实践相结合而形成的制度成果。中国共产党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的参政议政能够有效反映人民群众中各界别、各团体的具体利益和现实诉求,在增进人民群众整体利益和根本利益的同时,有效回应不同社会群体的合理诉求,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更具广泛性和代表性。

优化政党协商。协商民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中独特的、独有的、独到的民主形式,是切实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的制度安排。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新时代多党合作舞台极为广阔,要用好政党协商这个民主形式和制度渠道,有事多商量、有事好商量、有事会商量,通过协商凝聚共识、凝聚智慧、凝聚力量。健全相互监督特别是中国共产党自觉接受监督、对重大决策部署贯彻落实情况实施专项监督等机制,完善民主党派中央直接向中共中央提出建议制度。搞好合作共事,巩固和发展和谐政党关系。

通过发掘传统优异资源,还可以支撑特色农业产业。“我们保存的许多传统优质地方品种都是老祖宗几百甚至几千年传承下来的,虽然可能有些缺陷,比如产量不高、不抗病虫等,但是能流传下来必有其优点,在大家对优质农产品需求不断增长的今天,仍能发挥重要作用。”方沩说,“例如,毫目细是云南地区一个特色水稻老品种,香软、冷不回生,但是植株能达3米多高、产量很低,最多亩产300斤,慢慢的就没人种了,自然消失了。后来,有云南企业家知道这个品种,就把种子引回去,重新推广种植并形成了规模化产业,打造出‘遮放贡米’这一优质稻米品牌,现在已经发展了15万亩,年产值4亿多,效益十分显著。”

我国新型政党制度是符合国情的基本政治制度

资源库建立了较为完善的软硬件设施,确保这些珍贵种质资源的安全保存,其中包括长期库1座、复份库1座、中期库10座、种质圃43个,保存各类作物种质资源超过50万份,保存总量位居世界第二。